李敬:整合社会力量 做好社会动员——疫情防治中社会动员机制问题探索
发布时间:2020-02-27来源:精彩中原网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党中央以对人民高度负责的使命担当,吹响疫情防控狙击战的嘹亮号角。在党中央坚强领导下,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加强协调调度,及时协调解决防控工作中遇到的紧迫问题;有关部门各司其职、通力合作,军队紧急行动、积极支援;各地区成立党政主要负责同志挂帅的领导小组;各党政军群机关和企事业单位等全力奋战;党员干部下沉各个社区、卡点、劝返点;广大医务人员无私奉献、英勇奋战;广大人民群众众志成城、团结奋战;举国上下同舟共济,为坚决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不懈奋斗,形成了全面动员、全面部署、全面加强疫情防控工作的局面。全国一盘棋,形成全民动员的强大组织力;上下一条心,形成全民支持的强大凝聚力;拧成一股绳,形成全民参与的强大向心力,汇聚起坚不可摧的磅礴力量。疫情防控的成效,不仅取决于科学防治的力度,也得益于社会动员机制下全民参与的广度。

  一、疫情防治中社会动员的作用

  社会动员,是国家、政党或社会团体,通过多种方式影响、改变社会成员的态度、价值观和期望,形成一定的思想共识,引导、发动和组织社会成员积极参与社会实践,以实现一定的社会目标的活动。其本质是有组织的社会活动,核心是思想动员,重点是通过组织引导,发动社会主体。社会动员作为国家治理的一种重要方式,不仅是整合社会资源、凝聚社会共识、增进社会团结、促进社会参与的有力办法,也是克服现代化进程中的各种社会矛盾、社会风险和社会困境的有效方式,是实现国家治理现代化的重要途径。此次疫情防治中社会动员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一)是避免恐慌。有效的社会动员在心理上可以减轻、避免民众的恐慌,防止危机的扩散。通过有效的社会动员,民众可以了解疫情危机的性质、特征、现状等情况,从而对危机有一个正确的认识,避免信息不畅引起的恐慌。

  (二)是形成合力。现代政府是有限政府,因而无论是在革命战争中,还是在经济建设或社会管理中,都需要民众的配合与主动参与。有效的社会动员可以使政府和民众两支力量协同作战,形成合力,共同应对疫情。

  (三)是有效监督。在社会管理、经济建设特别是应对重大灾害过程中,政府决策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到、十全十美,从而也需要社会的监督和参与,需要调动有关社会团体、广大民众监督和参与的积极性。

  (四)是提升动力。有效的社会动员可以增强人们对事业追求的动力,提高人们工作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在社会经济、科技发展的推动下,通过传媒、竞争等新型社会动员手段,人们的潜能被激发出来。这是一种由社会动员激发的内生性的动力,它使得人们由被动地参与“社会动员”到积极主动地去“动员社会”。

  二、疫情防治中暴露出社会动员机制面临的主要问题

  当今经济社会结构的巨变,价值观、利益群体、社会自主自治空间多元化,社会化动员进入一个社会成员共享利益与共享价值的建构时代。此次疫情防治暴露出社会动员面临着诸多问题:

  (一)是动员主体权威性下降。抗疫中的形式主义严重,重复繁重的填表任务、空洞鼓劲的动员会、停不下来的“迎检大战”、作秀留痕晒表扬……这些重在刷存在感的行为,消耗了基层干部大量时间、精力,耽误落实迫在眉睫的抗疫工作,引发群众不满,导致政府公信力和权威性下降。

  (二)是基层动员能力不足。城市社区居民对社区管委会的依附型极低,农村基层党组织的社会凝聚力、号召力下降,导致基层社会动员能力不足。

  (三)是公众参与意识薄弱。受传统政治文化的影响、个人参与的效能感低、公众对参与的收益、成本预期和“搭便车”心理等导致公众参与的意识薄弱,公民责任感不强。

  (四)是社会组织功能单一。人大、政协、党组织、青年团、妇联、工会等政治制度内部组织和团体,各种学会、协会、大众传播媒体等政治制度外部的组织和团体等,自身发育不健全,发展缓慢,难以承接繁重的社会公共事务和公益服务。

  (五)是公众参与制度、机制不完善。公众参与的途径梗阻,信息“上传”、“下达”困难;公众参与管理的范围狭窄,参与的实际作用难以扩展,公众参与的正式制度安排稀缺、乏力,造成公众参与没有明确的法律强制和严格硬性的制度保障,因此公众参与仅流于表面形式。

  (六)是网络管理缺失。网络社会动员乱象丛生,社会逆动员问题凸显。一类是一些社会组织和个人发起的攻击党和政府、否定国家倡导的价值体系的动员;另一类是“唱反调”“要你往东,偏要往西”等逆动员现象,表现为“阴谋论”盛行,“宁信民间谣言,不信官方真相”。

  三、疫情防治中社会动员机制的完善路径

  为充分发挥社会动员在抗击疫情中的重要作用,有必要对社会动员机制进行重新构建。

  (一)确立社会动员必须要遵循的基本原则

  一是动员主体实施动员过程的原则;二是动员对象响应动员过程的原则;三是动员主体与动员对象双向互动的原则;四是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原则。

  疫情抗击战中要提高党的社会动员能力,避免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不仅要注重凝聚和提炼群众在实践中形成的丰富经验和智慧,更重要的是要把握和反映群众的根本利益和本质愿望,将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群众的根本利益贯穿于社会动员的全过程。

  基础不牢,地动山摇。提高基层政权的社会动员能力基层政权的凝聚力、战斗力、动员力对整体社会动员能力来说至关重要,可以说,如果没有基层政权的社会动员能力就没有国家整体社会动员的良好局面。所以要将服务群众作为基层政权的首要任务,充分发挥群众自治组织的动员作用,发挥乡村能人的示范带动作用。

  (二)不断变革社会动员理念

  要改变传统社会动员的政治化思维和一元化动员方式。社会动员的组织能力和办大事效力,是基于全社会共享利益与共享价值的基础之上的,它形成于全社会成员的共同责任意识和组织能力。在这个意义上,建构常规化、制度化的社会动员机制,就是要所有的组织力量(政府和社会组织)和公民个人都成为社会动员的积极参与力量。或者说,社会动员不再是“乌合之众”的社会联合,不再是时聚时散的非常态社会运动,而是要依靠政府和有组织的、独立的社会力量对公共事务的广泛参与以及后者影响政府政策的制度建设,来建构多元社会主体参与的社会动员体制机制。社会动员要建立在社会成员共享利益和共享价值基础上,要实现法治化与民主化。

  (三)不断完善社会动员的参与机制

  一要培养和提高公众参与社会动员的意识。公众对社会动员的关注程度,既取决于社会动员与公众切身利益的关联程度,也取决于公众社会动员意识的强弱。所以要加强宣传教育,制造积极的舆论和气氛;要大力组织开展各种实践活动,“知之愈深,爱之愈切”;要针对公众的实际,把“学”“用”结合,把传授有关知识、激发公众兴趣、积极引导公众的实践练习和启发公众防范思想等结合起来。

  二要建立和完善公众参与机制,拓宽公众参与渠道。首先,充分运用现代化的高科技手段和发达的网络资源实现公民的多渠道参与。其次,在参与时序上,应注重事前参与、事中参与、事后参与相结合。第三,在参与手段上,适宜直接参与和间接参与同时并举,而且应倾向于加强直接参与。

  三是确立公众参与的制度保障。要完善法律、法规,为公众参与经营提供制度保障;要规定公众参与的程序、方法;要扩大公众的知情范围和知情度;要完善公民公开讨论机制,既要对言论自由加以保障,又要对各种新闻舆论工具的运作加以规范,打击和抑制利用言论自由造谣惑众。

  (四)不断推进社会动员机制转型

  一是模式转型,由“国家完全主导”到“国家与社会良性互动”转型。二是方向转型,由“对社会进行动员”到“社会自主动员”转型。三是思路转型,由“方式方法单一”到“多途径多举措”。

  在这里要注意三个问题:一个是在单位制的基础上,加强对社区的动员的调动,将社区内的党员进行重新整合,并在此基础上,利用社区党员和党组织的力量深入社区实施社会动员,从而保持和巩固党的广泛的群众基础和社会基础。第二个是区别回应,利益兼顾。要针对不同阶层的利益要求,作出不同的回应,在实施社会动员的同时,减少行政干预,加强利益诱导,同时注意保护集体利益和国家利益不受损害。对动员过程中群众利益受到影响和损害的要制定适当的政策和措施给以必要的和合理的补偿。第三个是现代化的社会动员必须坚持适度动员的基本原则,在法治规则下运行,并且充分保障公民独立自由的合法权益。将传统的动员方式与新媒体动员方式相结合,充分发挥参与式动员、传媒式动员、内化动员、情理动员等方式的作用,才能最大程度提升社会动员的效能 。

  (五)高度重视网络社会动员能力的提升

  在网络社会动员乱象丛生的当下,提升国家的网络社会动员能力迫在眉睫。

  一要加强主流网络媒体建设及时掌握主导权。对于一些网络谣言和公众关心的突发事件,政务新媒体要第一时间发布权威信息,缓解社会焦虑。要在政务新媒体上与公众进行良性互动,解答公众的疑问,尽量做到“以回应为原则、以不回应为例外”,准确回复公众评论、及时解答公众疑惑,促进公众参与。

  二要加强网络监管净化网络空间。各级网信部门要按照分工负责、属地管理的原则,对本地区网络舆情进行实时监控,对舆情走向进行准确把握,对一些网络谣言要及时进行打击和澄清。特别是对一些在网络上拥有较大流量、较多粉丝和较大影响力的网络大V要进行重点关注。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加强网络监管必须网信部门强化监管、网络平台规范运行、账号主体严格自律等多方共治。

  三要积极培育网络意见领袖。网络意见领袖在互联网上拥有规模宏大的网络粉丝,在舆论场所能够影响网民观点,引导舆论走向。尤其是在社会公共事件传播中,网络意见领袖的话语行动总能掀起一波又一波的舆论浪潮,于众声喧哗中影响舆论格局的变化。所以要积极培育一批官方网络意见领袖,并加强对民间网络意见领袖的监督管理,教育引导意见领袖遵守法律法规,积极建言献策,对违法乱纪的意见领袖及时进行法律制裁,真正发挥网络意见领袖在引导网络舆情方面的积极作用。

  郑州市社科联办公室 供稿


关键词: 李敬 郑州市社科联


责任编辑:童新

上一篇:河南:防控不松劲 春耕不误时
下一篇:联合国报告聚焦青少年吸毒问题